立即注册 登录
布鞋文化论坛 返回首页

ABCD的个人空间 https://www.buxie.site/?2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带布鞋男生

已有 5550 次阅读2016-8-9 12:32 | 江滨公园, 高跟鞋, 出租车, 棒球帽, 计程车

又是一个夏夜,我和网上认识的同好约定今晚见面,兴奋得不得了的我搭了一个多小时的公车到城东,在江滨公园的外墙树荫下,在黑暗中等着和同好见面。

我是个娘炮,平常没事喜欢穿女装外出乱逛,而对方则自称是喜欢扮残的小男生,在论坛上发过不少自己扮残包扎腿脚的照片,还在交友版块自称喜欢被照顾,要找同城的小姐姐。


这里很闷热,没有一丝风,我有点后悔穿了双黑色浅口高跟船鞋。我已经站了很久很久,两只脚又酸又痛,我在一堵矮墙上坐下,脱掉高跟鞋,搓揉我那发烫的脚掌,我发觉脚已汗湿,发黏,而且散发着一股酸臭味。这时,我听到有河南口音的人在旁边问我,“是小王姐姐吗?”,我抬起头看,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微胖蛮壮实的男生,盯着我的丝袜脚。他头上扣着顶棒球帽,穿着一件浅色的夹克衫,双手插着口袋。我回答“我是!你就是小文?去哪家宾馆?”,说罢我把高跟鞋穿上,挎上他的胳膊正要走,他有点腼腆地把我的手拨开,细声说“咱打个计程车,在我家做,好么?”。


他家在县城的东头,在出租车上,我俩谁也没吱声,他脱了帽子,露出浓密的短发,在街上路灯的灯光下,我注意其实这个奶白肌肤的小弟长得还挺好看的,他看到我看着他,于是神色有点紧张,两只脚不自然地往一边缩,我觉得好奇怪,往下看他的脚。原来深蓝色的西裤下面,他脚上穿的是透明的玻璃丝袜和黑色绒面的高跟襻带女布鞋,裤脚短了盖不住藏不住,露出白晃晃的脚背格外显眼。我把嘴凑近他耳边低声说“小骚货。”他一听马上害羞的脸发烫,在我手上使劲掐了一下“哎呀,姐姐你别胡说。”

 

他家没有空调,乱糟糟而且很简陋,一把吊扇在昏黄的灯光下嗡嗡地转着,床下有几只旧的黑色高跟一字带女布鞋,看来是主人平时用来当拖鞋穿;床上散落着几双穿过的肉色丝袜,没洗的,干干的,发黄发硬,散发着一股臭脚丫的味道。还有两只换下来的乳罩。床角堆着药棉,白纱布和几大卷雪白的宽绷带,一双铝合金拐杖靠在床边。我热得发昏,管他呢,先凉快凉快再说。我坐下把两只高跟鞋脱掉,把长筒丝袜两只湿漉漉汗津津的脚丫晾干。我好奇的捡起只地上的女布鞋,闻一闻,味道不算太浓烈,将就吧,我小声问他:“你的布鞋吗?”, “是的呀,鞋子可能大了点”。我套脚上试了一试,松松的有点大,估计他的脚丫是42的,把鞋都给撑大了,小伙子好一双大脚,我边想边把女布鞋放一边,


“我喜欢穿女布鞋,---------还喜欢给自己包扎扮伤残。”他一边脱掉夹克衫,换上了一件白衬衣一边向我解释道,还把白衬衣扎进裤腰里。他打开电脑,给我看大学时文艺演出的剧照,我看出来了,是他扮演《沂蒙颂》里的解放军重伤员方铁军,照片里的他奄奄一息的半躺在女演员的怀里,穿着军装打绑腿,负伤的左腿裹着白绷带,脚穿白丝袜和黑色绒面的襻带女布鞋,剧中的女演员一手搂这他,一手用行军壶给他喂水。“咋样?我以前演的方排长,在学校里还拿了奖”,“你穿女布鞋真好看,好骚哟”我夸奖道,他眼睛一亮“是不是真的?”说着点燃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一手搔这脑壳叹了口气“打那以后我就再脱不了这癖好。”

“咱今晚上就玩这个,我也喜欢这玩意儿!”我来劲了。他大喜,立即问我“那让我先洗个澡?然后你帮我把我的脚包好后,你陪我上街遛一圈。”,“洗个屁澡,来来来,坐床上,我给你包”,我一下把他拉过来坐床上,抱起他的两只脚扯掉女布鞋,他没反应过来,“哎哎哎姐姐,我的脚臭,让我自己来包扎吧”说着要把臭烘烘的丝袜脚抽回来。“别急别急,姐姐我就是喜欢你脚丫儿的味道,还是让姐姐来照顾你吧。”我说。他一听就不再挣扎了,两只丝袜脚乖乖地搁在我腿上。我帮他卷起裤腿,仔细地看他那两段肉乎乎白生生刮干净汗毛的萝卜腿,我忍不住摸了一下,滑腻腻软绵绵的,“帮我把丝袜也脱了吧,这天气真热,脚丫捂得难受死了”他说我于是 帮他小心地褪下两只肉色短丝袜,一股浓烈的异味在房间里弥散开来;两只保养得相当好的白胖胖的大脚丫露了出来,圆嘟嘟的脚趾很可爱,多肉的脚背白皙光滑,皮肤不是那种吹弹得破的娇嫩,而是那种经年不见阳光的没有血色的苍白,“哟,还真看不出来,你长着双女孩儿的大白脚。”我夸奖他一句,接着把玩他被脚汗泡得有点起皱的脚掌,温润,软绵绵的,我低头凑近用鼻子闻了一下,和女人的脚不同的,是他男人脚上的那股浓烈的脚臭和汗酸味,我一阵恶心想吐,但还是有好兴奋忍住了。“我是汗脚,夏天容易捂出味儿”他不好意思地说。


“喂,你想咋个包扎法?我很专业的。”我一边问,一边把他的裤腿高高地卷到大腿根,丰满的大腿也是白生生的。“包左腿吧,我比较习惯瘸左腿,要不把胳膊也包扎一下。”,他说着用手把纱布和绷带推过来,并解开衬衫的两粒纽扣,“这下舒服多了。”他抒了一口气,“给我包脚吧”。


我先用厚厚的几层纱布将他的后半截左脚掌和左腿包裹好,然后再用宽绷带从左脚到左腿一直裹到左膝盖以上的大腿部位密密的包扎了好多层,他一边看着我,来了感觉,一边假装痛苦地呻吟,同时一只手不停地搓擦下体,有时停下来让我勒紧点,说这样才有感觉。完成腿部包扎后我帮他把右胳膊和右手也缠上厚厚的绷带,穿好衣服,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腿,的确有点困难。我按照他的要求,用绷带把他的左眼也包扎起来,“咱俩上路吧。”他建议,在我的搀扶下,一只眼不能视物的他撑起身子挣扎着费劲地下床。


我蹲下给他的右脚套上臭丝袜和女布鞋,“帮我把左脚的鞋也穿上”他把包了半截的绷带脚伸过来,我捏着他的脚跟使劲套进女布鞋,包扎好的脚丫把布鞋撑得满满的,白花花的脚背在鞋面胀鼓鼓的,我将鞋襻带用力拉紧扣好,他疼得哎呀叫了一声,“好紧唷,勒得生疼”说着扶着我的肩膀吃力地站了起来,膝盖僵直不能打弯,他腋下夹了单拐试着一瘸一拐地拖着那条甩吊吊软弱无力的伤腿挪了几步。“哟,你还真象那么回事”我有衷的赞扬,一边换上高跟鞋出门。


在外面的行人不多,但好些店铺还亮着灯做生意,我一手搂着他的圆腰,他受伤的左手搭在我肩上,右腋下撑着拐杖,我搀扶着他在街上慢慢溜达。他那故意高高卷起裤腿让一大截雪白的绷带腿和性感的女布鞋露在外面,他这身反差极大的外表格外惹人注目,不少路人盯着他看,并且低声议论偷笑。这种时候,却偏偏碰上了他的熟人,“哟,这不是小文吗?腿咋伤成这样,蛮严重,啥时候摔的?”有人跟他打招呼。就这样走走停停了大概两小时,他这回算是过足了瘾,我那穿高跟鞋的双脚疼得要命,脚汗浸透了丝袜,双足在鞋里打滑。他也走不动了,告诉我他的好腿抽筋。我们打了辆计程车回家,在车里他呻吟喊疼,“给我揉揉,脚好疼”说着他把右腿搁在我大腿上,我给他脱了鞋袜按摩了一下腿脚,司机其实有点反感的,问了一句“你俩同性恋吗?”。


到家时,我和司机一左一右搀扶着他下车,小文拖着绷带脚装作很艰难地挪着步子一边呻吟,汗水湿透了衬衫,额头上冒着汗珠。“咱们歇歇,我走不动了”快进家门时,他央求。“来,让我抱你吧”说着我一气抱起他,司机帮我开了门后扭头就跑了。

 

进了门,我把他轻轻地平放在床上,给他的伤腿垫了个松松软软的枕头,他一手撑起身子一手仍然抓住我肩膀,喘着粗气看着我,“我来感觉了,你刚才在车上给我揉脚的时候我想要得厉害。”,“那好,我再给你按摩按摩”我答道,接着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帮他脱掉女布鞋,那股捂久了脚丫味和着脚汗立即冲鼻而来,我下身马上挺了起来,我自己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脚臭味能让我兴奋莫名,我一下抱起他的伤腿,一面起劲地闻他白晃晃的半截臭脚,继而忍不住张嘴开始吮他白嫩的胖脚趾。他疼得直叫唤,双手捧着不听使唤的伤腿要从我手里抽回来一边呻吟一边撒起娇来,右腿缠在我腰上,两手死死搂住我脖子,两眼直望着央求我“啊-------,哎哟,你轻点呀,你轻点呀,我的伤腿疼”,“小文你别动,让姐姐我来好好伺候你好吗?” 我对他说,一面怜爱地把玩他裹着厚厚绷带的伤腿。

小文他咽了下口水,呼吸明显加重,裤裆私处已明显凸起。我用红唇在他耳根轻吻,慢慢吻至他的唇边,他的呼吸还带着香烟味。他一把把我拉在怀里,舌头不由分说的滑进我的口腔。我扬起头,用舌尖回应着他的。我从他怀里直起身,慢慢解开他的衬衫扣子,舌尖顺着他的嘴唇脖颈一直滑落在他的胸前两陀微微隆起的白肉,停留在褐色的乳头上,轻轻的吸吮。他一声呻吟,仰面躺下。我的唇继续下滑,同时我用手轻轻的解开了他的裤带,将裤子滑至膝盖处,拨开他白色的蕾丝女式内裤,一根浅褐色有些发亮的短小肉棒弹在我眼前,阴毛剃得干干净净,有两只手指大小,我轻轻的抚弄它,不舍地一下子就吞食它。我的舌尖在肉棒的龟头外沿轻轻游动,包茎处我的舌头不停抖动。“哎哟,哎哟,我受不了啦”他的呻吟声刺激了我,我的脸已经发烫,贪婪的一口含住了他软绵绵的阳具,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上下左右吞吐着滚热的阴茎,时不时再和他热吻。

我尽我所能的刺激着小文,把他全身扒个精光露出健壮男人白皙的肉体,左腿和右手仍然包扎着雪白的绷带,我把他臭烘烘的右脚贴在脸上,拧过头去用温润的舌尖去舔他软乎乎嫩黄色的脚掌,并时不时拼命吸吮他胖乎乎娇嫩的脚趾。终于他把我紧紧抱住,解开我的胸衣,用牙尖轻轻触动我的乳头,转而拼命的吸吮。我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他的手隔着我的T型裤套弄着。我浑身酥痒痒的,软成一团。他随后重重的压在我身上,继续他的亲吻。他的舌头顺着我的胸来到小腹,因为穿着很短的T型裤,我的原来软软的小阳具透过内裤早已高翘起少许。

我温热的舌头包含住了小文的阴茎。他嗯嗯的呻吟着,扭动着屁股。我们俩其实都是没用鬼,阳具都是小小软软的超级废,“小文, 姐姐那玩意儿没用了,我用手给你解决吧”我一边搓揉他的嫩脚,一面把他的小肉肠含在嘴里花了半小时才把它稍稍的弄硬了一点,小文兴奋得半死,整个人瘫软,反着白眼浑身抽搐,在我嘴里爆了白浆,我全吞了。随后,我掰开他两条大腿,整个脸埋在他的下身,用舌头舔湿他的菊穴,他用力的抬起屁股来迎合我的舌温,我半起身用润滑甘油涂在他的菊穴深处,他瞪大双眼惊恐的望着我,抬高屁股等待我中指的插入。当我滚热的阳具侵入他的菊穴,擦了润滑油菊穴早已淫液四流,他很压抑的发出一声极度凄厉的呻吟“啊------------------------------”,他疼得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两眼翻白,身子抽搐着,搭在我肩膀上的两只嫩嫩的大白脚丫不停地打抖。稍候,我减慢了抽动的速度,他慢慢恢复过来,仍然痛得两手死命捶打床沿,喃喃地呻吟着:“不要呀!姐姐,不要呀”。但情欲的兴奋让他渐渐舒解了短暂的痛涨,随后就是难以喻表的兴奋和快乐,他迎合着我的抽动扭晃着腰肢不停的摁唔嗯唔叫着床。我感觉自己像是飞到了天空上,一阵阵旋晕,下身灼热跟着一紧,汁液哗的一下涌了出来,而小文则已经不行了,软塌塌的象死去了一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邀请码购买|布鞋文化备用网址|布鞋文化网 ( 布鞋家园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4:52 , Processed in 0.20135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